《水浒传》为什么宋江要同意招安,而不选择自己当皇帝?

浏览:1653   发布时间: 08月23日

宋江天生就是奴才命,长着一副奴才相,怎么可能自己当主子?

你别看他在梁山泊上一呼百应,说一不二,俨然一个君临天下的大人物。但见了赵官家,或者朝廷命官,不由自主就会腿发软,即刻双膝跪地山呼万岁,磕头如捣蒜。

也别说是皇上和官面人物,就是一个小有名气的败军之将,被兄弟们抓来推到他面前,他也如见父母,如得圣谕,鼻涕眼泪的纳头便拜——他拜的人还少吗?

有的人骨子里天生就是软骨病,指望他堂堂正正的走上一回,站直了别趴下,简直痴心妄想,宋江就属于此类人物。

不像托塔天王晁盖,天生就是个当王的命,当爷的料,从不低三下四卑躬屈膝,宋江却做不到。这就是骨子里天生的,没办法,娘胎里注定的,想改都改不了。

除非回炉重造,但那又怎么可能?

宋江的内心,一直心心念念着所谓的君君臣臣、父父子子,忠孝节义、礼义廉耻,也一直有一个报效官家朝廷的梦想,视打家劫舍聚啸山林为乱臣贼子,不忠不孝、不仁不义。他上梁山,那是迫不得已,是回归朝廷或尽忠陛下的道路都被堵死,再没路可选,方才假惺惺的慷慨道义一回,坐了第二把金交椅。

他的心始终还牵念着官位和声誉呢,上梁山只是权宜之计,临时起意的投机行为。

所以,他上山后的一应表现也就不足为奇,那就是他内心的真实反应。

而这样一个爱惜自己的名誉比爱惜自己的生命还甚的投机者,怎么可能傲然天地间做一回堂堂大丈夫?

而且,他视官家朝堂如闻圣声、如同恩造,比父母兄弟还甚、还亲、还敬畏,怎么可能掀翻了桌子踩到他们头上去?

再者,区区梁山泊满打满算十万兵马,形如散沙,各怀心腹事,早已派系林立、兄弟阋墙,怎么可能同仇敌忾对付赵官家?

官府再不济,那也是兵多粮多,猛将如云,全国军马调集一部分,就够梁山泊大费周章折腾一阵的,闹不好还会被进剿成功,投子认负。他又怎么可能掀起大浪?

主营产品:通用有机试剂,通用无机试剂,其他胺类,其他无机酸,其他有机化学原料,其他醇类,其他酯类,其他醚类,其他醛类,医药中间体,酸类,丙酸酯,氧化铁黄,其他烯烃,其他羧酸衍生物,其他酚类,乙烷,其他烷烃,盐酸,分析试剂,其他无机盐,生化试剂,磷酸,其他酮类,甲酸及甲酸盐,丙烯酸及盐,其他医药中间体,甲酸甲酯,糖、多糖类及其衍生物,丙烯酸酯,二乙胺,二甲基亚砜,其他硝基化合物及磺化物,硫化物及硫酸盐,乙烯,异丙醇,其他无机化学原料,其他氧化物,过氧化氢/双氧水,抗寄生虫病制剂,其他化学原料药,嘌呤,吡啶,吡咯,氧化锌,其他化学试剂,庚酮,硼酸,其他单质,氢氧化钾,氢氧化钙,醇、醚类及其衍生物,氨基酸类及其衍生物,其他无机碱,染料中间体,甲烷,甲醛,对苯二酚,壬基酚,山梨醇,草酸及盐,酸酐,丁二醇,丙二醇,甲酸乙酯,乙酸异丁酯,异辛醇,正丁醇,甲基丙烯酸酯,二甲胺,三甲胺,一乙胺,甲醇,丙醛,更多 >>